外围体彩软件

工业园区
 
工程招标
商会博客
 
时事财经
首页 > 时事财经 > 详细信息
前瞻中美经济对话: 期待BIT谈判 关键突破
来源:admin 作者:admin 发布日期:2016-6-6 点击次数:1362

第八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S&ED)将于6月6日到7日在北京举行,这是奥巴马政府在任内最后一次同中方举行S&ED。双方的愿望清单上,谈了8年多的中美双边投资协定(BIT)位列三大议题之一,能否在奥巴马任期内实现关键突破,受到广泛期待。

在BIT问题上,美国财长雅各布·卢(JacobLew)表示“期待着看中方修改之后的负面清单将会是怎样”,并希望中美BIT谈判可以“能够离终点线更近一点”。

与此同时,卢对人民币汇率问题并没有特别施加压力,公开谈话立场温和。他表示,中国遵守了此前所做出避免货币竞争性贬值的承诺。

汇率争议降温

按照习惯,美方高级官员会将最希望讨论的议题放在开场白中,这一次,他们集体新增了去产能问题。

上周五(6月3日)卢在韩国首尔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将在下周举行的S&ED中敦促中方信守改革承诺,并治理目前正在干扰国际市场的过剩产能问题。

6月5日,由《第一财经日报》副总编辑杨燕青主持、在清华大学经管学院举行的一场对话中,卢表示,即便仅从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方面来看,过剩产能意味着该国资源存在错配,最终将破坏一个国家的经济效率,他并希望中美能够以在汇率问题方面沟通的方式来沟通过剩产能问题,言谈富有劝说的味道,少有攻击性:“我们看到在全球市场上出现的扭曲,就是因为过剩产能。中国经济对于全球经济和对于中美关系都至关重要。如果能够在政策方面对此管控好,将非常符合中国利益。”

卢并表示,如以比国际市场价格更低的价格销售产品,这对一个经济体而言不健康:“你的经济需要增长。今年需要增长,五年、十年、二十年后还需要增长。”

此前美国财政部集体发声,敦促中方考虑去产能。美国财政部负责国际事务的副部长西慈(NathanSheets)在5月24日参加美国智库布鲁金斯研究所的一场有关S&ED的研讨会上呼吁中国能够令其工业领域更能反映全球需求,且希望在S&ED中能就这一问题取得一些进展。

就在S&ED召开之前,美国商务部在一段时期之内对多种中国钢产品实施了不同的反倾销和反补贴惩罚性关税,在5月26日,美国际贸易委员会还发布公告,决定对中国输美碳钢与合金钢产品发起337调查。

针对美国目前上述行为,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在6月2日的吹风会上表示,“我们有一个基本的原则,中美两国出现贸易争端,要根据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原则来解决之间的贸易争端。”

“同时当双方在贸易问题上出现争端,要进行政策的沟通,要防止滥用贸易救济手段。”朱光耀表示。

在汇率问题上,卢对于中方在令“人民币汇率转向让市场发挥更大作用,实现人民币汇率有序流动”方面谨慎地表达了赞赏之情,对中方的掌控能力感到乐观,并称目前中方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展。

卢认为,中方是否真有决心实现以市场为导向的汇率机制的标准,是看中方是否可以允许人民币在向上和向下两个方向波动,“市场有上行也有下行,是经常要浮动的。如果你的汇率更多基于市场,其测试并不是说只愿在下行时向下走,真正的考验是在上行时是不是愿意升值。”

此前,卢在首尔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中方信守了在二十国财长会议中所作的避免货币竞争性贬值的承诺,并指出中方近几月来动用外储支持人民币币值的做法是与上述承诺相一致的。

根据《金融时报》报道,美国财政部前驻华经济与金融特使杜大伟(DavidDollar)认为,人民币问题,“已经成为中美之间不那么靠前的问题了”。

IMF此前认为,人民币在2014年中实际有效汇率大幅升值,当前的人民币币值不再被低估。

BIT:期望中方修改负面清单

八年中中美BIT谈判已经进行了24轮;在去年9月时,中美两国元首都指示经济团队,要强力推进BIT谈判。

2015年,中美贸易额已达到5584亿美元,中美双边直接投资额已经超过了1400亿美元,而且还在迅速增加。

在这种情况下,如同朱光耀所说,中美都要求对方更加开放市场,营造更好的营商环境,以便本国的企业家分享对方经济快速增长的收益。

以美国企业为代表的外企群体一直希望中方可以进一步开放市场。

中国美国商会主席吉莫曼在给《第一财经日报》的文件中表示:“服务行业应成为推动中国经济发展的动力,但却受制于投资限制,我们强烈呼吁中国开放市场,允许外国企业增加其向中国的投资。”

包括美国全国商会、中国美国商会等在内的游说团体都希望尽早看到中美达成BIT谈判:此前美国全国商会会长多诺霍表示,希望中美能在2016年年底完成一份高质量、全面的中美双边贸易投资协定谈判(BIT)。

在BIT进展方面卢此次表示,期待能够看到中国修改之后的负面清单,虽然“在此次S&ED期间可能不会看到,但是希望在S&ED结束之后不久的将来能够看到。”

中美在2015年6月第19轮BIT谈判中首次交换了负面清单,正式开启负面清单磋商模式。随后在2015年9月第7轮(S&ED)交换了第二轮负面清单。

此前,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表示,中国没有能够在自己设定的3月底期限之前提交新的负面清单,并表示中美谈判团队将继续密切接触,致力于达成高标准的双边投资协议。

而中国商务部前任部长陈德铭3月在博鳌论坛上则表示,中美BIT谈判“应该快到终点了,因为文本谈判重要核心内容已经结束”,只不过目前双方在负面清单上还有分歧,“美国要价很高”,中方在文化、电信增值业务等领域还存在一些分歧,再次是国家安全领域等。

陈德铭彼时表示,希望能在7月或8月之前完成谈判。从此可以看出,在6月所举行的S&ED亦将成为中美在BIT谈判方面的重要节点。

不过,真正的挑战和窗口机会也取决于美国国内政治对于自由贸易的态度。目前美国国会普遍存在着一股反自由贸易的政治文化,认为贸易和外国竞争导致了失业。而中美之间的这一BIT仍然需要美国参议院的赞成票。与此同时,就连奥巴马力推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目前在国会得到批准的前景也十分黯淡。

西慈在回答一个相关提问时表示,这更突出了达成一个高品质且雄心勃勃的BIT的重要性和必要性。西慈期望,BIT不仅要“起到令中国市场开放的效果”,而且也要有足够的政治信誉,确保其被批准。

“在本届政府所剩不多的几个月,具有非常好的机会,我们应该要加倍地努力,希望能够取得进展,”卢表示,“希望能够离终点线更近一点儿。”

西慈日前也表示,美方将投入一切资源,争取在奥巴马政府任内完成谈判。

上一条: 新农合确定参保就医框架 让“信息多跑路群众少跑腿” 正
下一条: 6月3日财经早报:乐视48亿定增复牌 社保降费潮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