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围体彩软件

工业园区
 
工程招标
商会博客
 
光彩事业
首页 > 光彩事业 > 详细信息
十年一诺裴春亮:为了老支书和众乡亲的嘱托
来源:admin 作者:admin 发布日期:2015-3-17 点击次数:2365

 

 

裴寨人眼里,裴春亮是个人物,且是300年一出的人物。

  全村的老少爷们儿服他,不仅在于他出身贫苦,不靠天、不靠地,凭着个人的努力,成为远近闻名的企业家;更在于他富不忘贫、贵不忘本,率众乡亲奔小康,短短几年时间,把穷得掉渣、苦得难熬的裴寨村,建成闻名全国的新农村社区。

  山里人性子憨,嘴上不说,心里却跟明镜儿似的:

  当初春亮家遭难,要不是老支书和众乡邻拉一把,春亮发达后,绝不会下恁大工夫回报乡里;要不是他能力强、身子正,还懂感恩,老支书绝不会三番五次请他“出山”;要不是春亮当了“村官”,硬生生砸进去一个多亿,裴寨村也绝不会有今天的发展……

  所以,若论裴寨村的变迁,须从十年前老支书“三顾茅庐”说起……

  (一)

  没有以前老少爷们儿的支持,我裴春亮也没有今天,我不是没有良心的人,我坚信自己有这个能力,带领裴寨村共同致富。

  ——裴春亮

  时间回到10年前,2005年春节后。

  马上又到村委会选举了,老支书裴清泽压力很大。

  一则,裴寨村地处山区丘陵,土薄石厚,十年九旱,村民住的是土坯房,吃的是地窖水,走的是泥巴路,人均年收入不到1000元,穷得省里市里都挂了号,别说致富奔小康,连年轻人娶媳妇都成问题,不找个“能人”领头干,苦日子啥时候熬到头?

  再者,村里人不多关系却很复杂,五大门两大派明争暗斗,连续九年村委会主任空缺不说,不时还有人上访告状、打架斗殴,整天摁下葫芦起了瓢,弄得他焦头烂额、身心俱疲,也想赶快找个服众的年轻人接班。

  裴清泽一直看好裴春亮!

  因为,他是看着春亮长大的,说起来还曾对春亮家有恩。

  裴春亮十来岁时,家中连遭大难:三哥触电身亡,二哥出车祸死了,接着大哥中风偏瘫,大嫂二嫂撇下三个年幼的孩子出走。老父亲连遭打击一病不起,没过多久也去世了,家里穷得连棺材寿衣都买不起,是老支书做主刨了村里两棵桐树,连夜做了口棺材,又号召乡亲们凑钱买了寿衣,帮春亮好歹把父亲安葬了。

  春亮感激不尽,跪倒在老支书面前,含泪发誓:如果有一天发达了,一定加倍回报乡亲们的恩德!后来他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后,一直给村里捐钱修路、盖学校、资助困难户不说,谁家有事找他救急,三千五千,一万两万,有时候连欠条都不用打!

  论能力,论人缘,论仗义,春亮当村委会主任最合适!

  思来想去,老支书决定去趟城里。

   这天早上,天刚蒙蒙亮,市区还有些冷。

  裴春亮一觉醒来,刚开灯下床准备洗漱,就听见“砰砰砰”有人敲门,打开门一看,原来是老支书来了。

  裴春亮愣了,“老支书,你咋来了?”

  裴清泽一笑,“嘿嘿,我们早来了,看屋里灯不亮,没敢敲门!”

  裴春亮忙着敬烟,闻言一惊,“是不是村里出了啥事儿?”

  老书记单刀直入,“春亮,我们这是专门请你出山来了。”

  “不中不中,我能力不中!”宁领千军,不管一村,裴春亮一口回绝,“再说厂里一大摊子事儿呢,一天从早忙到晚我还忙不过来,就是想干,哪腾得出来时间?”

  连说几遍,裴春亮就是不吐口,老支书急了,“春亮,算我求你了行不行!”

  裴春亮面色深沉,说,“老支书,您和咱村老少爷们对俺家有恩,我这一辈子都忘不了,换作其它事儿,缺钱缺人,只要您支应一声,我裴春亮绝无二话,这事儿,真不行!”

  裴清泽无奈,只好悻悻而归……

  (二)

  我一定会尽我最大的努力,把我的想法变成现实:那就是在我们这一代人身上,彻底改变裴寨村贫穷落后的面貌。

  ——裴春亮

  从城里回来不久,裴清泽召集村民代表,开始商量村委会选举的事。

  刚一提到裴春亮,大家一拍即合:“春亮中!春亮肯定中!他胆大心细,会干事也能成事儿;他要当村长,大伙儿拧成一股绳,干啥都有主心骨了!”

  众人这么说,绝非凭空臆断。

  当年家逢变故,裴春亮辍学到砖场打工,因年小人弱,场长最初不愿意要他;哪知他人小志气大,人勤快不说,干活还不惜力;一看要变天,不管黑天白夜,不用吩咐,拿起油布就去盖砖坯;事事做在前头,啥条件没提过,场长主动给他涨工资。

  后来,裴春亮技校毕业后没活干,想跟村头的老师傅学理发;老师傅不愿意教,春亮就天天给老师傅挑水,一天八桶水,一趟四五里,一连挑了半个多月;终于把老师傅感动了,认他做了第一个徒弟;裴春亮学成后也开了家店,这才开始有了自己的门市。

  再后来,裴春亮到北京推销大理石,骑辆破自行车跑业务,风里来雨里去,吃尽了苦头也不见大的起色;一次途中偶遇一辆白色面包车熄火,他默不作声帮人把车推到加油站,本不图什么,却不想司机主动牵线,帮他成了一单大合同,赚得人生第一桶金。

  自此,开煤矿、做贸易、干铸造……只要认准的事情,裴春亮干一个成一个,一步一个脚印,终于成为远近闻名的青年企业家。

  “我也知道春亮中,可他说啥也不愿意干,咋办?”老支书道出实情。

  “这次多去些人,跟春亮好好说说,说不定就说成了呢!”众人信心十足。

  于是,村里上岁数的长辈,还有和春亮光屁股长大的玩伴,一行十几号人,跟着老支书裴清泽,一大早赶到了辉县市区裴春亮家里。

  这次,老支书铁青着脸坐在一旁,一句话不说。

  大伙儿则轮番上阵,你一言我一语,七嘴八舌,挨个做裴春亮的思想工作。

  这个说,“春亮,你是我们看着长大的,好多都是没出五福的本家,山不亲水亲,水不亲人亲,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咱裴家门里就属你在外混得好,你自己日子过好了,就眼睁睁看着乡亲们受穷?”

  那个说,“西山有个张荣锁,人家富了当‘村官’,又是架桥又是修路,后来成了全国人大代表;你不比他差,不信回村也干两年,保你也当个全国人大代表,到时候西山有个张荣锁,东山有个裴春亮,多好!”

  更多人直接将他的军,“我说春亮啊,咱都是老一辈少一辈的交情,还记不记得你小时候,你家穷吃不了饭,不管走到谁家,热的凉的,有没有叫你空着手走?现在你过好了,孩子也长大了,乡亲们针鼻儿大的恩情,你该不会都忘了吧?”

  春亮眼含热泪,双手合十,挨个给大家作揖,“我不是没良心人,乡亲们的恩情,桩桩件件,我裴春亮都记在心上;只是这件事,实在叫我为难!能吃几碗干饭,我自己心里清楚,不自量力干了,丢人事小,真把大家带沟里了,我哪还有脸回裴寨村?”

  实在招架不住,裴春亮心一横,借口有急事儿外出,把一帮人晾在了家里……

  (三)

  我是这样一个人,不答应便罢,答应了的事情,我必须把它办成、把它办好!

  ——裴春亮

  又十来天过去了,村委会选举马上就到。

  连裴春亮也觉得这事儿凉了的时候,村里六七十号人,开摩托的开摩托,坐面包车的坐面包车,突然又浩浩荡荡开赴市区,把他堵在了家里。

  裴春亮倔,吐口唾沫是根钉,他认准的事情,九头牛都拉不回。

  乡亲们更倔:“春亮你要还说不干,俺大伙儿住你家都不走了,坐三天三夜也不走……”

  刚从外地出差回来,裴春亮的腰间盘突出又犯了,众人轮番劝进的时候,他一个人躺在沙发上,任人磨破嘴,一句话不说!

  众乡亲接茬劝春亮,从早上说到中午,又从中午说到晚上,直到次日凌晨两点,大家几乎一粒水米没进,没一个人喊累喊饿!

  裴春亮在沙发上眯眼躺着,看似悠闲自得,心里却翻腾得七上八下:眼前的乡亲,有老有少,好些都是自己的恩人,这样一整天饭不吃、水不喝,他真有些不忍;有心答应吧,别说耽误了生意,妻子红梅不答应;能不能干好,他自己心里也没底!

  说话间,时钟指向凌晨两点。

  老支书对春亮说,“事到如今,大家只能求到这个份上了,你要实在不愿意,那就算了,我们大家这就回去!”

  听了这话,裴春亮挣扎着从沙发坐起来,准备站起来送送。

  哪知,同龄的晚辈裴龙祥、裴龙辉,一转身突然朝着他,“咕咚”一声跪倒在地。

  即便是现在,在豫北农村,磕头也是重礼!

  山里人憨厚,却个个都是爷们儿,从小跪天跪地跪父母,何曾向旁人下跪,何况还是同龄的玩伴儿,发小的知己?

  霎时,裴春亮血液上涌,面色通红,闪电击中一般,“唰”地弹起身来,大喊一声“使不得”,便急步上前搀扶,任他如何苦劝,两个人就是不起。

  老支书说,“春亮啊,回去吧,难道你想让大家都给你跪下吗?”

  “没有以前老少爷们的支持,我没有今天,我裴春亮何德何能,受此大礼?”摩挲着满是老茧的双手,望着众乡亲满含期待的眼神,裴春亮的眼睛湿润了,“这样,你们俩先起来,我考虑考虑!”

  说完,他点起一支香烟,边沉思边贪婪地把香烟抽完,又长吁一口气,然后一字一句说,“大家这么信任我,是看得起我裴春亮,你们今天回去,如果村主任选上了,我就回去干;选不上,你们也别再找了,中不中?”

  大伙儿一句话不说,呼啦散了……

   尾声

  2005年4月20日,选举正式开始,380票选票,360票赞成,缺席的裴春亮高票当选裴寨村第五届村委会主任……

  再后来,裴春亮连续几届满票当选裴寨村支部书记。

  如今,10年过去了,在裴春亮的带领下,裴寨村沧桑巨变、今非昔比……

  得黄金百斤,不如得季布一诺!

  众乡亲的嘱托,裴春亮的梦想,就在这坚守中,一步步变成现实

上一条: 郑大考古系女生用漫画记录“考古人”世界
下一条: 李双军长篇小说《刀尖上的舞者》即将出版发行
 
 
Baidu
sogou